周翔,我爱他们。
一个已经手废不能摸电脑的人。

© 思叶慕修 | Powered by LOFTER

【周翔】狼少年 08

*一直在ooc从未改变

*一玩电脑就肩膀酸,更文全靠手写和专属打字员T_T,更新速度已是龟速

 

20.

  要去到下一个镇子,必须要经过一个小村子,村子临近山上的树林,本该是可以靠这砍柴卖木材来赚钱养家的,这个村子却全是中年以上的妇女和老人,没什么壮年人,显得整个村子阳气明显不足,给人一种不适应感。

周泽楷刚一进村子便感觉不对劲,皱着眉头环顾四周,妖气不浓,叙事不时有妖怪经过,但是没有邪气,看似有不像是妖物作祟村子,但整个村庄确弥漫着怪异的气息。

“不对劲”,周泽楷暗暗说了一句。

走在一旁的孙翔耳尖地听见了,顺着他的话说“是有点不对劲的意思,可是说不上来。”说着皱着眉...

又一年啊😊我叶生日快乐哦😊

【周翔】狼少年07

18.

  吕泊远被孙翔带出来,本以为是出来仗剑走天涯的,直到休息时跟着轮回除妖世家兼有钱的周大少爷坐在树底下啃馒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除了治病也不会个啥,连剑都没有,怎么仗剑走天涯?

  “为什么?”周泽楷吃了两口馒头,看着一旁认真啃着馒头的孙翔说。

  “什么为什么?”孙翔啃了两嘴手里没什么味道的馒头回道,看着它因为不太热,咬下去的印记都没有弹回的趋势,忍下想撇嘴的冲动。

  “我想少爷想问你为什么要跟来?”江波涛解释着,他也比较好奇这小妖干嘛要追着过来。

  “哦,这个呀”,孙翔细眼一转,从周泽楷身上扫到吕泊远身上,忍不住笑了,“就你们这战斗力,轮回境内还好,出去怎么办?”

 ...

【周翔】狼少年06

五一快乐,被舍友各种抛弃,求安利点东西度日。

---------------------------------------------------------------

  13.

  江波涛尽量表现出自己的友好,朝床边吓得拿着碗发呆的吕泊远笑了笑。

  “我想,这恐怕是个误会,我并没有什么恶意。”

  吕泊远看江波涛笑得挺真诚的,茫然地点头,但是江波涛肩膀上的剑却没放下来,依旧紧紧抵在江波涛脖颈上,凉意透过剑袭上江波涛,悄无声息,这个周家少爷的能力恐怕不像外人所传的那样。

  床上的孙翔不舒服地翻身,正好仰面躺着,背上那条长长的伤痕便压在身下,吕泊远一看这生病了都不安分,在周...

【周翔】只看着我 下

10.

于是周泽楷带着孙翔去了他小学的体育馆,正是盛夏,外面天气闷热闷热的,远处热气腾腾,空气像是扭曲了一般,周泽楷从家到学校这么一段距离已经出了一身汗,不过正好这么热的天气,没有人在体育馆。

“你怎么那么多汗?”孙翔看旁边天差地别的周泽楷,鼻尖都是晶莹的汗珠,“有那么热么?”说着伸出一个手指摸了摸周泽楷的脑门那滴正欲滴下的透明水滴。

周泽楷下意识地一缩,但还是被孙翔触到了脑门,凉的像是刚从冰柜里拿出来的矿泉水,又凉又刺激,周泽楷被凉的颤了身体。

“这么烫,看来这太阳是挺毒辣的。”孙翔摸着指尖的汗水说。

“恩,休息一下。”如果让周泽楷以这个状态打篮球必会中暑,于是在场边坐了下来。...

【周翔】只看着我 中

5.

孙翔实在闲不住了,专门早起了一早上打算跟着周泽楷去他们学校,周泽楷看见孙翔一大早坐在餐桌边上,还有些震惊,不过很快压住了。

等一起吃早餐的时候,孙翔才说:“周泽楷,我要跟着你去学校,天天待家里好无聊,我去看看如果有鬼还可以给你们除除。”

“!”周泽楷手抖了抖,拿起没吃完的早餐就出门了。

留着孙翔一个人默默吃完了剩下的早餐。

中午时分孙翔才觉得周泽楷是在无声地拒绝自己,于是出门一路走走晃晃跑周泽楷学校去了,路上还遇到了吴启和杜明,没想到他们和周泽楷是一个学校的。

孙翔找到周泽楷的时候他正端端正正坐在教室里面听课,早上八九点的阳光正好斜着照进教室,周泽楷就坐在靠窗的位置,光与影的...

【周翔article010】只看着我 上

这是参本子的文,现在是2016.10.30 20:39,祝我四月四日生日快乐。

【周翔】只看着我

0

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生物,看得见的,看不见的。

1

在一阵闹钟声中,周泽楷在床上翻了个身,伸手拿过手机,闭着眼睛划掉闹钟。

磨磨蹭蹭地起床去卫生间洗漱,家里空荡荡的,周泽楷一个人住在父母留下来的房子中。

卫生间虚掩的门在“吱呀”的声响中打开了,一团黑气萦绕在门外,周泽楷刷牙的手一顿,心中默默叹了口气,假装没有看见那个悬在半空中披头散发眼睛发红的女人,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然而那个女人似乎却不愿意放过他,伸出有些发黑的手,长长的指甲扫过周泽楷白皙的脸颊,周泽楷皱了皱眉好看的剑眉,撇...

【周翔article010】你与我(上)

1.
  等着脚步越来越远,周泽楷才慢慢松开手,孙翔大力地喘着气,身上压着比自己重的周泽楷,又被捂着嘴,差点没断气。
  “赶紧起来,你现在的体重比我重了不是一斤半点,我快要死了。”孙翔故意嘶哑着嗓子说,听上去像真要断气一样。
  “不好意思,”周泽楷撑起手起身,跑得脱力的腿使不上劲,手上的指甲全陷进泥土里,“你没事吧?”
  孙翔看周泽楷认真又担心的眼神,不禁玩心大起,反正现在的周泽楷是个小孩,调戏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那你来试试重不重?”说着孙翔一把推倒周泽楷,翻身压在他身上。
  周泽楷心里一阵难过,这一下又是多少灰。
  孙翔倒是不觉,眼带戏谑地看着周泽楷,只不过现在还是个小孩,大大的眼睛还没长...